主页 > Z诗生活 >【专访】祖雄曝和袁咏琳「百场床戏」 21天《秘密情人》养成班 >
【专访】祖雄曝和袁咏琳「百场床戏」 21天《秘密情人》养成班

【专访】祖雄曝和袁咏琳「百场床戏」 21天《秘密情人》养成班 祖雄和袁咏琳,一听就是阳光派的组合。 首次见面,祖雄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喝了八百瓶的蛮牛一样,超有精神,超热情,才刚拍完运动专题,他换上正式服装,主动向我握手问好;袁咏琳则还沈浸在之前出国亢奋的心情中,久久无法抽离,在摄影机架好之前,他们已经闲聊起天来了,同事们都看不下去开口提醒:「别在闲聊,要工作啰!」 这幺欢乐的气氛,也让我以为,他们是认识很久的朋友。 事实上,袁咏琳和祖雄,是因为CHOCO TV自製剧《秘密情人》结缘,从互相认识,到杀青,只花了21天。袁咏琳说,祖雄见到她那天就开启搭讪模式,「他就问『妳是喜欢运动的女生吗?皮肤看起来很健康,妳喜欢什幺运动,吃什幺东西?』。」亏祖雄「很会把妹」,若今天她不是喜欢运动的女生,祖雄肯定也会找到其他的话题的。 【专访】祖雄曝和袁咏琳「百场床戏」 21天《秘密情人》养成班 也正因为祖雄的快熟个性,带领袁咏琳很快进入状态,第一天见面是读本,第二天开拍,第三天就吻戏了。 先前祖雄曾透露,他们私下会用角色身分传讯息聊天,「我觉得要活在角色里,比如说隔天要拍一个亲密戏,如果晚上有甜蜜道晚安,那你真的会有感觉,明天是要去见你的男朋友、女朋友。」 除此之外,祖雄也常常会跟袁咏琳说「好想妳」、「妳好漂亮」这类的撩妹语,让袁咏琳常搞不清楚,现在在跟她聊天的是「祖雄」还是「叶俊申」,笑翻大家。 拍床戏很有经验的祖雄,究竟拍亲密戏还会不会害羞?一听到这问题,他往前坐了坐,清清嗓子说:「我要澄清一下!」 祖雄笑着替自己辩护:「大家会觉得我拍床戏、吻戏好羡慕,但拍戏这件事不是忘情的,就算要演忘情,还是要有主意识在看妳自己,比如说性爱好了,你在做这件事是忘情、没有自我的,但拍性爱,你要有主意识在看自己,这过程是很痛苦、很难受的!」 听祖雄这幺认真解释拍床戏要如何「克制自己」,一旁的袁咏琳早已笑倒在沙发椅上。 【专访】祖雄曝和袁咏琳「百场床戏」 21天《秘密情人》养成班 祖雄说,每场床戏的意境不同,必须得做出区别,好似经验很丰富:「从来没发生过一夜情的,还是你已经发生过的,每场床戏都有不一样的感觉,第一次、第五次跟第一百次感觉肯定不一样。」 听完他这番话,其实我已经有点搞混,他是在讲自己还是角色,而袁咏琳也再次笑到不行,拍拍他:「你讲得好有经验,我真的救不了你!」 看袁咏琳被逗乐,祖雄加码自嘲:「我为了角色做很多功课!大概花了十年做功课吧。」 【专访】祖雄曝和袁咏琳「百场床戏」 21天《秘密情人》养成班 或许就是这种大男孩乐观、开朗,懂得适度玩笑话的个性,可以让第一次当女主角,第一次演亲密戏的袁咏琳这幺快就打开心房。 袁咏琳过去曾在《哇!陈怡君》中演出,当时她和姚元浩有吻戏,不过是她强吻姚元浩,一听到这件事,祖雄马上问:「姚元浩的吻比较好还是我的?」 袁咏琳对这天外飞来一笔的脑筋急转弯,张着大眼睛盯着祖雄,「...当然是跟你啊~因为你也有亲我,感觉不一样。」祖雄得到了一个满意的答案后,调皮地对着镜头说:「对不起哦!元浩哥。」 回忆起不到一个月的拍摄,祖雄想到有天他们从早亲到晚,因为是跳着拍,一下吵架、一下亲、一下哭,一下又要床戏,所有情绪很重的戏都集中在那天,袁咏琳不敢回想:「那天哭了20几次也亲了20几次,嘴巴好累眼睛也好酸!」 【专访】祖雄曝和袁咏琳「百场床戏」 21天《秘密情人》养成班 但也因为这样,袁咏琳很捨不得杀青:「这辈子应该不会有第二次这样的拍摄方式,跟剧组每天相处20几个小时,已经像家人了,这个角色让我学到很多。」不忘亏祖雄:「我是拍得满开心啦,但是他比较辛苦,还要克制自己。」 两人一搭一唱,互相爆出许多好笑的料,看起来还真有那幺回事。祖雄的乐观、正能量,还有精湛厨艺吸引袁咏琳;而袁咏琳的大方、开朗,认真玩、认真工作的性格也让祖雄很是欣赏,他说她:「妳是我喜欢的女生,也是女神。」 即便是为戏宣传,在自然的氛围下,让我们这些局外人,也神奇地被这对「秘密情人」给吸引了。 【专访】祖雄曝和袁咏琳「百场床戏」 21天《秘密情人》养成班  【剧情简介】 祖雄在《秘密情人》中饰演百货公司里彩妆柜的组长「叶俊申」,长期面对女性,让他对女人有自己的一套SOP,但这种套路,又让旁人觉得很花心、很油,事实上,他是很渴望爱的,一遇到永曦就天崩地裂、电光石火。 而袁咏琳则正好相反,她所饰演的永曦是一名内衣销售员,太久没有恋爱,对爱情根本就是一片茫然,直到她遇见大家眼中的花花公子「叶俊申」,才掉入爱的漩涡中... 图/姊妹淘、CHOCO TV提供 


上一篇: 下一篇: